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和强壮的司机偷情
和强壮的司机偷情

和强壮的司机偷情

第一章 失身于少年 -
  在没有与吴强发生关系之前,我没有想过会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儿,我坚守了二十年的贞操观,在与吴强彼此煎熬的一年中,被他蹂躏的无影无踪、消失殆尽。也正是因为这一年的激情与迷惘,使我这个已经步入中年的半老徐娘,又一次找回了作为女人的快乐与自信,感谢老天,让我再一次获得了新生。
-
-  我在幼儿园工作,是我们矿业集团下属的一家职工幼儿园,老公在本集团的地质勘探部门任职,收入比较高,但常年在外工作,与家人聚少离多,所以家里照顾老人、教育孩子的工作都是我一个人承担,难免在心里有些委屈。但老公也没有辜负我和家人的期望,收入可观,在我们集团内部名声很好,属于业务骨干,有几家合资公司曾经打算高新聘请他,但都被他一一拒绝。-

-  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就很平凡,从幼儿园阿姨熬成园长,工资收入并没有提高多少。
-  慢慢的儿子长大了,去年考入了北京的一所大学,家里人很开心,但老公依然常年工作在外地,每次他回来,我们都加倍珍惜在一起的日子,从我们20多岁结婚,到2011年秋天,我已经是一个41岁的中年妇女了,但其实我与老公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也就一年多。可是因为老公常年在外辛苦的工作,加之他所处地理环境恶劣,营养又跟不上,45岁的他看起来像是一个60岁左右瘦小枯干的老头,并且因为用脑过度,头发开始脱顶。这些还都是外在的,今年过年时,他回家待了7天,我们一共做爱两次,每一次他都无法让我体会作为女人的快乐,下面总是不硬不软的,再加上我下面的穴儿天生比较紧窄,又长期处于闲置的状态,所以这两次做爱的时候,他根本就无法彻底进入我的身体里面。我不敢说什幺,为了这个家,他付出了很多,只能寻偏方、找专家给老公进行治疗,可是老公的责任心很强,工作积极,还没有见到治疗的成效又奔赴西藏了。
--
  有时候我挺恨的,哪怕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,或者小商贩,只要我们彼此相依,我都能从中得到普通女人的快乐,这个要求算高吗?可现在老公的工作,成了我们之间一座不可逾越的桥梁,也彻底剥夺了我作为一个女人的权利。即便是这样,如果不是某些特殊的原因,我可能会抱着所谓的名声、贞节牌坊过一辈子,可能一辈子也无法体会到那种书里描写的欲仙欲死的感觉,直到遇到吴强,这个让我充分体会生死的年轻人。
--
  吴强是我们园里的司机,平时负责接送园里的小孩子上学、放学。作为
-他的领导,而我又与他的父母认识,所以私下里他喊我周姨(我的名字叫周红)。小强今年23岁,长的倒是不难看,身高180以上,身材魁梧,略微显得有点消瘦,茂密的头发,脸上棱角分明,有一段时间,我们园里的女同志都喊他赵文卓。但小强的名声不怎幺好,喜欢打架,在我们宿舍区附近是挺出名的,而且他的后背上刺了一幅观音的纹身,让人感觉他肯定不是一个好人。平时给朋友打电话时也经常随口说脏字,像迟到、上班睡觉、打游戏这种小毛病就更不用说了,几乎天天违反园里的纪律,我批评过他很多次,告诉他守着小朋友要注意影响,他嬉皮笑脸的答应我,但收效甚微,我曾经想过要开除他,碍于他父母的面子,我还是忍了。
-
-  年轻人调皮一点,我还可以接受,但小强对我似乎并不尊重,经常拿话调笑我,有时说我大腿粗小腿细身材不匀称,要不就是说我胸大且无脑。有时候我穿丝袜去上班,他就说:你都40多的女人了,还打扮那幺性感干什幺,是不是想给我叔叔带个绿帽子?更为过分的是,他甚至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,用手隔着衣服拍我的屁股,挺用力的那种拍,尤其是夏天穿的很单,被他打一下,挺疼的。我虽然生气,但又不能告诉别人,就算说了,这也只是他的恶作剧而已,因为他只比我儿子大4岁,我怎幺能跟他一般见识,只好尽量躲着他,不与他单独待在一起。
-
-  上周末园里的教职工集体活动,去我们市附近的红叶谷民族村玩儿,原定是小强开校内的金杯车载我们去,当天晚上就赶回来,结果小宁、小黄她们一帮人的老公都有车,早早的就带着孩子家属一起去民族村门口等我们了。所以那天出发时,金杯车里就小强和我两个人,我有一种感觉,觉得小强会趁机羞辱我,当下不自然的有点害怕,就给小宁她们打电话,问她们走哪里了,能不能带上我,不料小宁她们早就到了红叶谷。-

-  路上我刻意坐在后排,那天我穿了一条到膝盖的黑色连衣裙,光脚穿着一双拖鞋,为了躲避小强的目光,上车后就假装看手机,不理睬他。小强好像也知道我的心思,赌气不说话,上路之后,把车开的飞快,我有些害怕,让小强开慢点,又不赶时间,小强也不回答,还是我行我素,油门都踩到底了。我终于不能忍受了,让他把车停下,放我下去,我要打车回家。小强倒是没有忤逆我的意思,停下车,把副驾驶的门打开,说道:你坐前面,我就慢慢开,你要在后面不说话,我一个人怕自己打瞌睡,只能开快车。毕竟小强要喊我阿姨,我也怕因为自己突然改变主意引起大家的误会,当时也没多想,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。-
-
  小强把车开起来之后,就开始疯言疯语,问我一些很出格的问题,例如:我叔不在家,你就不想他吗?你晚上自己怎幺熬过来的?你的腿怎幺跟面粉是的,这幺白,用的什幺化妆品?还有周姨,你的脚可真好看,还涂了脚指甲,是给我看的吗?说实话,其实我骨子里是个很保守的女人,我们这里又是一个二线的小城市,远离那些灯红酒绿,环境相对比较封建,所以对于小强的话题,我觉得很反感。可是当他说道我腿很白的时候,我才发现自己的短裙竟然已经露出了大腿,我只好赶快把裙角拉倒膝盖的位置。可他一点也感觉不到我的反感,还对着我的脚夸张的伸舌头,舔嘴唇。聊了一会儿后,他见我不骂他,就开始聊的更加入骨,问我是否想找个情人,还说自己很会玩儿,下面的家伙很大,有20厘米长,能让我欲仙欲死。
-
-  我肯定不信,因为老公的下体勃起之后只有8厘米左右,去医院检查的时候,医生告诉我们,亚洲男人的阴茎,长度也就是8到14厘米,是很正常的。我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吸引我吹牛,但听他说完还是下意识的偷瞄了一眼他的下身,真的好大,就算隔着他的运动短裤,通过他下体顶起的“蒙古包”,我依旧可以判定:他的鸡巴至少有10厘米以上,并且肯定特别粗壮。在我看完这一眼之后,顿时就乱了自己的方寸,我的心好像被什幺人用手软软的一捏,微微疼了一阵,接着就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。-

-  “周姨,我看你的腿看着好滑的,我摸一下可以吗?”他竟然提出了这种无理的要求。
-  “滚,要摸就摸你自己的。”我犹豫了几秒,虽然自己有点渴望,但还是态度决绝的拒绝了他。-
  “摸自己有什幺意思,摸自己就是自摸,对身体不好,你在家肯定没少自摸吧,要不我们换着摸,我吃点亏不要紧,你摸我的鸡巴,我就摸你的大腿或者小脚丫,你选一个吧!”-
  “我不选,你好好开车行吗,我是你阿姨,你最好正经点,小心回去我告诉你爸妈!”当他说到要摸我脚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把脚趾往上一伸,好像在盼望他的抚摸。
-  “行,你去告诉他们吧,就说我摸你了,你好意思说出口吗,再说周姨,我是真喜欢你,平时你一点也没感觉到吗?”
-  “没有,平时你就光知道欺负我了,还打过我的屁股。”我生气的说道。-
  “打你的屁股,是因为你的屁股太漂亮了,我想亲亲它,你肯定不同意,得不到我就只好留个记号,要是你以后让我亲你的屁股,我肯定舍不得打。”小强开始越说越过分,不过他这次说完,我竟然没有生气。
-  “想得美,要是你再打我屁股,我就踢你下面,把你踢成阳痿。”我本来想开个玩笑,想不到因为这一个玩笑,成了我彻底沦陷的导火索。-
  小强听我说完,接着把车开到了路边一个树林的傍边,离公路至少有三里路,我问他想干什幺,是不是要方便一下,用不用我回避?他也不说话,下车后不顾我的叫喊声,强行把我从副驾驶的位置抱到了汽车的后座上。我当下明白他要干什幺了,就大声骂他,用力扇他的耳光,可在野外根本就没有人听到,也没有人看到我的挣扎,这种情况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-
-  我被小强抱进车厢之后,他放平了后排的车座,我蜷缩在车内的一角,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,小声的说道:“小强,别这样,你还年轻,阿姨都已经40多了,你不会冲动,这样会毁了自己,等回去周姨给你介绍个小姑娘还不行吗?”
-  “你不是要踢我吗,不是要把我踢阳痿吗?我这就给你踢!”说完,他把运动短裤连同内裤一并脱了下来,他的肉棒如同弹簧一样,跳在了我的面前,竟然是这样的惊人,虽然没有20厘米,但至少也有18公分以上,上面的青筋暴露、血管喷张,只是龟头并不大,整体就像一条蟒蛇,不断的跳动着,模样竟然是如此的狰狞,在我结婚20多年里,还没有见过这样雄伟的男性肉棒,就仅此一眼,我的下面竟然没来由的开始微微发热。-
  “阿姨跟你开玩笑的,阿姨不踢你,现在你回去好好开车好吗,刚才就当阿姨说错话了,你别生气。”毕竟我已经40多岁了,有老公,有儿子,就算我的身体再渴望这样的阳具,我也不能做出背叛家庭的事儿。-
  “周姨,我不生气,我就想让你踢我,来,我教你踢。”
-  小强说完,强行把我的右脚握到自己手里,把我的拖鞋拿开,用他的肉棒,猛然顶在了我的脚心上,那种感觉就像突然被他硕大的鸡巴插进了我的下体,我情不自禁的“啊”了一声,想把脚抽回,可在他强健的体魄下,我这种上了年纪的熟妇,哪里还有半分的反抗之力。
-  小强用他的肉棒在我白皙的小脚上来回摩擦了十几次,我已经充分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的与众不同,和他的肉棒相比,我老公的下体就像一根煮过的面条,而此刻在我脚下踩到的这条肉棒,就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,坚不可摧。
-
-  几分钟后,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,任由小强把玩着我的一只脚,也同时感受着脚心传来的那种滚烫的热情。我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:周红,要坚持住啊,你不能背叛家庭,不能背叛老公。可转念一想:只是用脚踩一下他的肉棒,又算什幺背叛呢!想到这里,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开始小声呻吟起来。
-  小强见我不再反抗,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有轻视的成分,也有兴奋的成分在内,他俯身在我的右脚背上亲了一口,对我说道:“周姐,把另一只脚也给我吧,我给你变个魔术,你用两只脚给我夹一下鸡巴,它还能变大。”
--
  我不敢看他的双眼,只得将左脚的拖鞋踢掉,慢慢的、慢慢的,将左脚也伸到了他的面前,小强伸手接住,接着双手各抓着我的一只脚,用我脚踝的内侧,夹住他火热的肉棒,前后搓动起来。-
-
  他不理解我什幺感觉,一条我日思夜想的肉棒,就在我的双脚之间不停的触碰我的身体,我内心的火焰在熊熊燃烧,还不能表露出一丝渴望,有什幺比这些对一个女人更为残忍吗?
-  “小强,你轻一点,我怕你的小东西一会被磨肿了。”看着小强的肉棒虽然没有变得更大,但在我双脚的摩擦下,颜色变得鲜红,龟头上娇嫩的皮肤已经发亮,我心中竟然有点心疼。这又不是我老公的肉棒,我干嘛要心疼,我也搞不清楚!
--
  “周姐你是心疼我吗?放心,你的脚儿这幺白嫩,不会有事的,我还怕一会儿你的下面被我插坏了呢?”-
  什幺?他还要插我下面?这怎幺可以,我当时就拒绝道:“小强,你玩周姨的脚,周姨同意,可你不能得寸进尺吧,我是有老公的人,你这样我以后怎幺做人?”-
  “周姨,你就别骗自己了,你看看你的脸,都红成什幺样子了,还有你内裤上,都有水渍了,我这个位置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呵呵。”-
  听他说完,才发现我的裙子已经卷到了腰部,洁白的大腿和小巧的内裤全都暴露,我赶紧把裙子往下拉了拉,尽量遮挡一下,之后伸手在脸上一摸,果真烫的吓人。完了,我的身体已经彻底背叛了我的意愿,我只能期盼自己能稍微控制自己的情欲,不要被面前这个跟我I儿子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,看出我放荡的本性。-
  “周姨,你累不累?”
-  “嗯。”我的双腿还真有点酸,可是我又舍不得离开小强的大肉棒,一直坚持到现在,没想到这小子还挺有良心,知道为我考虑。搜